行业动态   网站首页 >  行业动态 > 国内动态  > 正文

李玉院士:走中国特色菇业发展之路,实现食用菌产业强国之梦

李玉:中国工程院院士,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国际药用菌学会理事长。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中午好!我今天汇报的题目是《走中国特色菇业发展之路,实现食用菌产业强国之梦》。我是从吉林省本土走出的科技工作者,对这次年会能给我一次机会,感到非常荣幸,同时也很希望和大家共同关注绚丽多彩的菌类世界,共同关注和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食用菌和药用菌产业。


我分三个方面给大家报告。第一,我国食用菌产业发展现状和趋势。


实际上我国的食用菌资源是非常丰富的国家,包括三个大的类群,都是和我们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生物资源。我国也是世界上认知和利用食用菌最早的国家,比如说《神农本草经》,比如说《礼记》都记载了不同的食用菌和药用菌的类型。在中国,也是世界上栽培食用菌最早的国家,大概首次栽培记录超过了34个之多。同时国外首先栽培的食用菌种类只有14个。


各级领导对食用菌产业都非常关注,包括习近平总书记和各级领导,包括在座的源潮副主席,都曾经视察过我们在非洲的食用菌基地。


近十年来,中国的食用菌产值发生了巨大变化,到2015年超过了2500多亿,应该说这个产值是十年间直线上升的产值。整个产量近十年也是直线上升,到2015年达到了3400多万吨,这个产值目前已经是中国农业产业中的第五大产业,是继粮食、蔬菜、果树、油料之后的第五大产业,超过了棉花,超过了茶叶,超过了糖类等等,所以不要小看这个小小的蘑菇,实际上它在支撑着中国的农业产业。从2008年到2016年工厂化的企业也在逐渐的上升,到现在为止已经达到接近600家工厂化食用菌产业。


我国工厂化产能已经稳居全球首位,占全球食用菌工厂化总产量的43%,2010到2016年日产量可以达到7000多吨,这在世界上其他国家是不能比拟的。


2015年我国食用菌工厂化品种最多的是金针菇,其次是杏鲍菇,其他包括香菇、蟹味菇等等各种不同的种类,大家在超市上也可以看到目前超市的种类不断的丰富。全国食用菌类的出口也在稳步上升,2016年就同比增长了8%左右,超过了30多亿美元。全国食用菌上市企业也在突飞猛进地增加,近几年来,大概有15家食用菌企业和8家药用菌企业分别在主板、新三板和中小企业板上市,上市之后,很多资金就进入了这个产业。


目前食用菌栽培品种也在日益多元化,达到了80多种,形成商品规模生产的超过了50种,规模化栽培的30多种,形成了大宗品种的稳步发展,珍惜菇类较快发展,药用菌异军突起的一个百菌争艳的局面。栽培方式也在不断创新,从原来三、四十年年代段木栽培到六十年代袋料栽培、到了八十年代的工厂化,和到了目前为止的集约化、智能化的栽培,已经蓬勃发展起来。深加工也在不断深入。比如说最早的粗加工,发展到现在的精加工和深加工,传统产品向新型食品转变,包括品质优良、营养丰富的一些新产品不断推出。


机械化程度也在不断提升,国内生产食用菌配套机械和配套设施,目前上规模的企业已经超过了70家,这包括了目前香菇、黑木耳、灰树花这些有特色的食用菌品种,而不是日韩和欧美的双孢菇和金针菇等。食用菌产业链也在不断拓展、不断细化,包括原辅料、包括菇架各种设施设备都在具体的分工,形成不断扩展的产业链。优势基地和区域布局不断优化,有10个省份超过100万吨,仅河南省产量就达到了488万之多,实现了南菇北移和东菇西移的大格局。


我们看地图可以看出来,目前还是分布在东部地区比较多。亿元县和十亿元县100多个,个别县市产值达到百亿元,比如说古田、庆元、磐安、龙泉,山东的邹城,河北的平泉等,在传统种类不断扩大的基础上,新品种在不断涌现,地区行政区划分当中应该在福建的漳州宁德、浙江的溧水、黑龙江和牡丹江一带应该说是领先地位。


食用菌质量品牌也得到不断提高。我这个表是作为地理标志产品,受理的公告时间和批准公告时间,可以看到国质检总局对于食用菌的品牌优势也逐渐得到关注,我们现在的东营的黑木耳和房县的黑木耳,已经在欧洲得到了认证。按照食用菌资源方面,“一区一馆五库”建设体系,我亲自在中朝边境、中俄边境,在四川、甘肃、福建等地建立了一些珍稀存菌物的保育区,这个保育区的建设应当说保护了食用菌的野生种类资源的永续利用。


食用菌文化氛围逐渐形成。中国老祖宗在发明菌字的时候已经明确告诉我们,这个菌不是现在病菌的菌,而是指蘑菇,这个蘑菇是元朝后来发生的名词,这上面是草字头,说明它不是动物,而是植物。下面的字,根据《说文解字》是令之圆者,这里放了很多的, 粮食,是一个圆顶的粮仓,左侧这个图就告诉,在当时的陪葬品里,有很多粮仓陪葬。这清楚地告诉我们,蘑菇不仅是我们的副食产品,同时也是我们的粮食,是支撑国家粮食安全的一个侧翼军。


食用菌休闲观光业也方兴未艾,建设特色小镇,最近我们在青岛一次会议就把食用菌特色小镇的建设提到了议事日程,同时很多地区都把食用菌会展文化、特色休闲观光旅游文化纳入其中。食用菌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从大的方向来讲,食用菌产业面临非常大的机遇期。实际上中国食用菌产业的角色发生了深刻变化,现在处于一个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首先,因为食用菌本身有五不争的特点,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不与地争肥,不与农争食,不和其他争资源,不仅不争资源,而且把废弃物资源化了,把我们种植业的废弃物、养殖业的废弃物,包括人的生活垃圾,都转变成了可利用的食用菌。


所以在目前,特别是从去年开始,很多地方政府都把食用菌产业当作精准扶贫的新抓手。根据统计,对全国592个贫困县扶贫情况看,42个最先开展了食用菌的扶贫。因为利用食用菌种植,它的经济效益和大产作物是它的10倍以上,有一亩园十亩田、一亩菌十亩田的算法,就是说在较短时间内,通过种植食用菌就可以改变当地的贫困面貌,刚才我们这个团队在吉林省的扶贫结果看,利用种植“玉木耳”这个新品种,当年就脱贫了。同时它也是目前大健康产业发展的新引擎,刚才黄院士讲到的大健康产业中,中药里的灵芝,实际上仅灵芝这一项,我们大概年产量超过了5000多万吨,创值达到了100多亿,当然还有其他品种,也都在大健康产业里可以发挥它的作用,特别是根据中医的传统理论,对未病人群、已病人群和健康人群都可以使用药用菌得到改善。


食用菌改善也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新路径,很多地方政府在选择农业供给侧结构的时候,不种玉米、不种粮食作物,种什么东西,很快想到食用菌,因为它不仅能够达到粮食作物不能达到的产量高度、产量效益,同时还利用农业的废弃物,形成一个非常好的循环经济的模式。


根据吉林省的情况来看,在供给侧改革中,大致走了一个东牧西草的大的三条产业带,20年前我们提出来百公里蘑菇长廊建设的问题,实际上目前对于从吉林到长白山,沿着102国道形成的食用菌百公里长廊已经形成了规模,西部地区的粮食产区完全可以发展秸秆的食用菌产业。目前吉林省长春市已经有日产200吨以上的一个大的食用菌企业,这都是在引领着吉林省食用菌产业的发展。


国家提出来的“一带一路”战略,实际上也是食用菌的一个非常好的选择。我们在不同的国家,特别是在赞比亚,当时源潮副主席和张德江委员长都看过我们亲自扶持的食用菌企业,而且给予了充分肯定。实际上,通过“一带一路”的模式,我们完全可以把中国业已发展起来的食用菌的优势,通过“一带一路”走向欧洲,走向非洲。


食用菌面临的挑战,因为它是密集型产业,需要生产各个环节的无缝对接,这包括了从设施、设备到菌种等等这些核心技术,最后能够达到初步稳定的确定经营方式的很好效益的选择。


目前存在的问题是,第一个比较严重的是菌种混乱、品种混杂、质量标准不统一,目前国外几乎垄断,欧韩的是木腐菌、欧美是草腐菌,我们自有知识产权的品种还没有。比如说我们亲自做的香菇,这是中国菇,实际上在中国大面积地区都在种植香菇,但是根据目前使用的情况看,基本上都是一个妈的孩子,都是从日本引进的最早的香菇品种繁衍下来的,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饭碗要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食用菌的菌种应该形成产业可持续的起点,也应该紧紧抓在我们自己手里才可以。


另外,异物同名现象比较严重,比如说虫草,这么多的虫草都统称叫虫草,那么谁是真正的虫草,只有冬虫夏草这一种才严格的叫虫草,其他的这么多种都叫虫草,它的疗效、作用、疗效部位都完全不一样,所以这也是非常混乱的现象。再一个是质量标准不规范,不仅是菌种质量不规范,整个全过程的安全体系,从田头到餐桌上的安全体系、标准化建设,仍然也是不规范。所以,真正把食品纳入公共安全体系,提出最严格的覆盖过程的监管制度,建立食品产地可追溯的质量标识制度,同样也适用于我们中国的食用菌产业。


生物质原材料的资源浪费污染问题。我算过一笔账,利用农业废弃物,食用菌是非常好的首选,根据现在看,大概30亿吨的农业副产品的5%可以生产出1000万吨的干食用菌,还有19%到35%的蛋白含量来说,应该是相当于190到350万吨的蛋白质,380到700万吨的肉,相当于2280万吨到4200万吨的牛奶和570-1050万吨的鸡蛋,这些蛋白质的产品是通过废弃物的转化而生产得到的,而是通过我们被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的废弃物的质量转化变成可利用的蛋白质,所以它的意义非常之大。


精深加工能力不足。我国食用菌加工品种500多种,加工率只有6%,而国外同样的加工率达到了75%。所以说,目前的粗加工阶段应该急需要步入深加工阶段、精加工阶段。


其次,缺乏轻简化机械设备。这因为在中国一家一户的特征和地域广阔分散的特征,不适宜把欧美大型机械引入到中国来,而应该是几家或者一家一户使用的简化设备才是下一步发展的方向。


食用菌科学文化还没有形成。拿美国来说,美国认为食用菌是上帝的食物,在超市里可以在菌床上亲自采蘑菇,中国还没有一家超市有这种文化。同时,美国认为这种上帝的食物是平时不可缺少的,尤其是感恩节这些大的节日里不可缺少的上帝的食物。而中国目前在繁衍的理念和循环的理念上转,认为食用菌是老祖宗留下的天然的产物,如何把传统的中医药学理论和传统的生态学理论用到食用菌里去,是非常重要的理念。比如说灵芝,现在用得非常多,老祖宗用的是按照五色,五生,五音来界定灵芝它和现在的科学到底有什么关系?中间的现代科学知识如何能把不同颜色的灵芝用到不同的病症上去?这些东西都是传统文化和现代科学需要紧密结合的重大问题。


第三个问题,汇报一下我国食用菌产业的现代化之路。中国食用菌产业必须摆脱欧美的生产双孢菇大型机械化设备之路,也应该摆脱日韩生产木腐菌的金针菇这个之路,而走出具有中国自己特色的符合中国国情的食用菌的现代化之路。这里头实际上包括了很多方面,包括家庭作坊,包括中小微企业,包括半机械化、半自动化企业,应该把国外最先进的设施设备引进来之后,结合我们自己的历史积淀,循序渐进地形成土洋结合、洋为中用、发挥优势、特中求胜的中国特色的食用菌发展之路。


有几点建议:第一,树立三维农业新理念。所谓三维农业,实际上就是我们原有的种植业、原有的养殖业,是种庄稼、养牲畜,同时也应该把农业中的废弃物、养殖业中的废弃物,通过食用菌这个培植业形成一个菌类生产的循环经济的模式。只有三维农业真正发展起来,我们才真正能够实现生态农业,才真正能够实现农业废弃物的资源化,才能真正把菌类、把前两种生产下来的废弃物转化为支撑国家粮食安全的一部分。


第二,建议把“菌物药”纳入中药范畴。我和黄院士也汇报这个事情,在中国传统中药中,有植物药、动物药,矿物药,就没有菌物药,一直认为蘑菇就是一种蔬菜,实际上我们家里天天做菜、做饭,没有用灵芝去做菜的,因为咬不动,也没有用其他的像目前大热的茶咖,我们用的其他的优质的木腐菌都没有做菜的,更多的是菌物药,而且目前看来,利用菌类药生产的一些新型的可以治疗疑难杂症的药剂,是有非常广阔的前途。比如说香菇多糖生产的天地欣,日本生产,成份都知道,卖到一毫克1680元,中国竟没有一家产业能够真正生产出和日本相比美的这种高纯度的往血管里注射的天地欣这种药,类似的例子非常多。真正把菌物药纳入中药范畴里,得到全国广大中医药学人才的引进、共同关注,它会有更大的发展。


第三,进一步加大对食用菌产业的扶持力度。实际上,食用菌产业开展的研究和开发,不是一项非常奢侈的投资,应该说投资非常少,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精准扶贫中很多地方政府首选食用菌产业,就是因为它不需要投放太多的钱,利用简单的设施就可以改变当地贫困落后面貌。所以说,这应该也是国家必备的一个产业,所以建议国务院应该设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它不只是菜,不只是副食,而应该进入主食,把其中的蛋白质拿出来,形成食用菌类蛋白,支撑我们日常生活的局面。


同时,长远打算,应该建议国家建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我提出“一区一馆五库”的理念,得到了广泛认可。而且去年我们团队已经拿到了教育部的科技成果一等奖。我们不能把子孙后代能够用的东西在我们这一代都用完,使我们的子孙后代在下一步发展食用菌产业的时候,能够利用这些丰富的可利用资源,确保我们的遗传丰度,否则,到最后都是我们现在从日本、韩国,从欧美引进的一些品种,那就麻烦了,整个食用菌产业可能会面临着更大的被摧残的危机。


最后我想说,瞄准现代农业,大健康产业需求导向,树立大食用菌产业和工业化思维理念,依托我国特色资源和政策优势,以食用菌文化和科技创新为两翼,以食用菌精深加工和品种选育为主攻方向,以品牌和质量升级为重点,实现工厂化发展,过程自动化、品种多样化、设施轻简化、管理标准化、利用高值化等为内涵,土洋、中西相结合的有中国特色的工业强国之梦,为我国食用菌现代化来贡献我们的力量。

[1]
发表评论: 姓名:  E-Mail:
评论标题: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 - 本站动态 - 会员助手 - 服务条款 - 网站指南 - 网络广告 - 版权申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C) 2004-2010 庆元县食用菌管理局 庆元县食用菌科研中心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浙ICP备05041151号